• 集成房屋行业的最新展会活动、最新资讯

    刘晓都、王澍、朱竞翔谈人民的建筑师 谢英俊

    资讯详情:

     发布时间:2014/04/01   出处:互联网

     

      “为人民服务”本来是大陆社会的专利,却被来自台湾的建筑师所实践。这个具有讽刺意义的事实对生长在大陆的建筑师是一个反思的触发点,对年轻建筑师无疑是一种精神激励和教育。谢的实践所展示出的理想主义价值,与现在的主流商业主义的价值成为一种对照。这种精神与榜样无疑是有重要意义的。

     

    关于谢英俊的建筑社会实践——刘晓都 Liu Xiaodu

     

    13824519348391-liuxiaodu-wangshu-zhujingxiang-xieyingjun.jpg

     

      谈论和评价谢英俊的实践并非易事。从2005年“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知道谢英俊,并关注他的乡村建筑实践。从台湾转移到大陆,从另类独行到得到主流关注肯定,背后隐含的社会经济因素已经超出我一个建筑师所能评价的范畴。?#21307;?#33021;以?#26412;?#24863;受式地表达所引发出的几点体会。

     

      谢英俊实践表述一个现象

     

      显然,谢英俊的实践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这种关注以在一批媒体人和建筑业者共同?#24179;?#30340;“公民建筑”媒体奖的评选为主要代表。这个?#36127;?#26159;为谢英俊?#21487;?#23450;做的奖项毫无悬念地名至实归,反映出谢的独行和非常规建筑实践得到知识社会的?#25345;?#20849;鸣。?#24471;?#22312;中国独倡经济多年显现出的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导致的社会文化和道德底线的不断突破,已经在国民思想上不仅仅存在一种缺失,而是形成混乱和危机的局面。谢英俊的行为恰恰为为这种理想失去的现象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标尺。

     

      谢英俊实践表现一个精神

     

      “为人民服务”本来是大陆社会的专利,却被来自台湾的建筑师所实践。这个具有讽刺意义的事实对生长在大陆的建筑师是一个反思的触发点,对年轻建筑师无疑是一种精神激励和教育。谢的实践所展示出的理想主义价值,与现在的主流商业主义的价值成为一种对照。这种精神与榜样无疑是有重要意义的。

     

      谢英俊实践表明一种态度

     

      以城市为主体对象的职业建筑师的职业方式,是以被动和服务为特征的。这往往会消解主动承担职业的社会责任的意愿,陷入?#30475;?#30340;?#26102;?#30340;服务员角色。这便是我们称之为商业事务所的主要特征。服务不是问题,而为谁服务,如何服务,建筑师的职业道德的标准在哪里,则是应当反思的问题。这里涉及的几个领域和概念:开放建筑,草根建筑,乡村建筑,都是在关注人类行为最根本的东西,居所(dwelling)。谢英俊的实践的确表 现出了对占中国70%的乡村建设的建筑与生存?#21050;?#30340;关注。同时关注的更深一个层面的东西,如现代主义的建筑技术,可持续的观念和文化的考量等等。态度决定一?#23567;?#36890;过谢英俊的实践可以引起我们对建筑师角色的反思。

     

      谢英俊实践成为一种模式

     

      显然,这是一个另类的模式。?#28909;?#21478;类,就不是人人都会去做或能去做的。谢英俊实践的模式有几个重要特点,第一就是自建,由建筑师指导由住民进行自建活动。第二是建造非专业化,最大限度减少?#26102;?#30340;剥夺。这显然是对现有开发模式的批?#23567;?#23427;不是慈善行为,其中有经济模式的探索,也有大量建造的可能。

     

      谢英俊实践作为一种方式

     

      谢采用的方式是特殊的,开始是比较个人的行为,后来有行业的支持。开始主要靠的是志愿者,后面相信会有更多人的参与,住民参与是重要内容。动员群众,有反精英的态?#21462;?/p>

     

      谢英俊,榜样和同道

     

      我们在珠三角的一批建筑从业者在汶川地震之后成立了“土木再生志愿者联盟”,进?#24615;?#21518;重建工作。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从灾后重建到乡村建设转变,开始进入普遍性的乡村规划与建设的领域。谢英俊的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范例,我?#19988;?#20026;榜样和同道。我?#24378;?#22987;进行一些实验,?#28909;?#36196;脚建筑师的概念,目标是总结方法,为?#29420;?#30340;偏远地区编制建造手册,力图解决问题。愿意一同努力。祝谢英俊先生继续取得成就。

     

    建筑活动的另一种?#21050;?mdash;—王澍 Wang Shu

     

    13824519343302-liuxiaodu-wangshu-zhujingxiang-xieyingjun.jpg

     

      来这儿前,我刚下飞机,飞了十几个小时,所以有点发懵,因为我刚在马德里开了一个会,叫国际建筑教育高峰会议,和AA、ETH、戴尔夫特、哈佛、宾大、伊力诺理工、UCLA 等一?#38597;?#32654;建筑名校的建筑系主任一起研讨。我一到这里来,正好看到谢英俊,很有感触。因为正在?#33268;?#22269;际上建筑教育的方向,?#33268;?#26032;的方向,正好看到谢英俊,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方向。

     

      刚才说到谢英俊的一些精神,说他其实带有一点早期现代主义的那种理想的精神,那个精神后来很快地就在大规模建筑活动中被异化掉了。最早期的?#20999;?#29616;代建筑师,应该说,现代建筑最早期其实就是带有强烈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建筑师一半是共产?#22330;?#24038;派,最早的实验作品都是工人住宅,标准化,快速建造,低造价,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最简单的材料,在这个主题上去?#33455;浚?#36825;是当时的一种精神。这个精神很快又被传统的正统建筑学的东西给消费了,消费完了之后才出来后来这些事情。

     

      我们现在经常回头去看早期现代的东西,都觉得那种?#21050;?#20854;实我都很?#19981;叮?#36825;和我们后面谈的现代主义根本就是?#20132;?#20107;。谢英俊他身上就有那种?#21050;?/p>

     

      第二个印象,正好昨天听了AA 的建筑系主任的一个发言,他对建筑新方向的理解,他认为全球化其实是现代主义最早期时候的特征,就是因为全球化才出现现代主义,全球化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这是一个老的话题。全球化它说什么呢,建筑师的视野变得比以往大得多,基本上是那种飞行员一样坐在飞机上看世界之后产生的那样一种愿望,他放了一张黑白照片,柯布参加国际会议,是从一架直升飞机上走下来,格罗皮乌斯也经常这样,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种建筑师。他们有了那种世界性的视野之后,再做什么事情,才有了现代主义。谢英俊就是一个经常在天上游牧的建筑师。

     

      再谈谈我刚在西班牙开的那个会。整个会议上大概一半以上都是在放数字设计,软体设计,像八脚章鱼一样那种造型的。像谢英俊这个方向,包括我所在学校的这个方向,强调动手?#25302;?#22330;的方向,在这种氛围下显然就只属于一个小支流。?#27604;?#36824;有一批学校是试图在这两?#26234;?#21521;当中?#19994;?#24179;衡,软体的也有,建造的也有,两个东西都有,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21050;?/p>

     

      其实我觉得谢英俊做的工作对我来说?#33455;?#26368;大的,就是我一直在说建筑师真正独立思想的产生,不只是思想本身的?#33268;郟?#20854;实很大一个程度是作为今天的专业建筑师工作的方式如?#21361;?#36825;个其实是最基本的,比产生什么思想还要基本。?#28909;?#35828;在专业建筑学院圈子里,?#33268;?#26469;?#33268;?#21435;?#20999;?#29399;屁思想,其实差别都不大。像谢英俊,其实他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走出了这个圈子,他后来开了十年营造厂,专门给别人搭违章建筑,还给大?#20013;?#24055;留下了很多违章建筑的作品,后来才开始做一些大建筑的建造。他是花了一个很长的过?#35848;?#36896;了自己的身份,这种选择其实?#36127;?#26159;一种哲学性的选择,真正带有一种自我批判的意识,?#28909;?#36873;择了,?#27807;准?#35752;自?#28023;?#25954;这样做。因为我们很多人说是可以这样说,真正要在一个社会里面生存,当你想到生存的时候,还敢这么做,其实这需要巨大的勇气,没有办法不?#24352;澹?#32780;且他做了,而且一直在做。

     

      我记得我们为了台湾那个展览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他正在说钢材价格涨得很厉害, “8·8”水灾的村庄重建项目,怎么算都亏本。后来过了差不多一年,我们准备展览的时候再见面,他好像已经很有办法,他能最后把这件事情给搞定,用?#20154;?#26377;人都更低的一个价格去竞标,低得离?#31069;?#25226;所有的竞标者都气得要死。之后他亲自来组织建造,购买材料,能够把这个做成。其实这对建筑师的教育,从教育角度上来说,也是特别重要的地方,是我?#22681;?#32946;里面没有的。

     

      相似的一点,我是在20 世纪90 年代干了很多今天叫“装修”的活,有区别的是,我用建筑的方法做,自己取名叫“室内建筑”。我讨厌用装饰材料贴的那一套,不仅设计,还总承包。我的这个经历,那种压力,是光画图所没有经受过的,真正面对社会要把这件事情彻底做完。我每天早上和工人一起上班,8 点就站在工地上,一?#38381;?#21040;夜里12 点,一站就是3、4 个月。

     

      这些之后我们再来谈一点理想。我觉得,他的作品里面,除了因为这种房子的临时性,不为正常建筑的观念容易接受,所?#21592;?#36739;容易被人道主义的行动接受,导致大家冠名他人道主义的一些光环。其实他的兴趣是在建造上,而且这种建造有前提,?#28909;?#35828;简单、快速、便宜的,能够快速地解决生活问题。我经常去看传统的东西,记得前两年看一个美国电影,是?#26448;?#38376;教的那种教区里面,大家造一个谷仓,所有的材料准备好之后,全村人到场,像节日一般,用一天就造好了,那个房子,只用了一天,巨大的一个谷仓,不是一个小建筑,很大,整个的结构非常的清楚,其实这里面就包含了对建筑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方式。

     

      这两天在马德里?#33268;?#30340;另一个主题是日本的地震,海啸之后怎么样重建,显然用现代主义,我们现在建筑的这个方式太慢了。我不久?#26696;?#20234;东和妹岛提供了一个建议的方案,是关于用简单材料快速建造半临时住房的,也想在日本做点什么事情。我的建议是,如果政府的救灾建设速度太慢,冬季就要到来,很多住在帐篷和临时板房的灾民无法面对严寒,那么是否可以设想一种简单清晰的建造方式,所有灾民,无论?#20449;?#32769;?#31069;?#37117;可以参加建造,最多两周就可以完成一栋相当有质量的房子的建造,而且是很有尊严的房子,两户共住一栋,分享一处公共交流的空间,有起码的邻里关系。这样一种建筑活动,我觉得是对整个建筑学,对现代建筑学的一个检讨的机会。

     

      再多说一点儿的话,谢英俊其实有个癖好,他有技术?#20445;?#36825;个技术癖不是高科技的技术?#20445;?#26159;带有简朴建造里面的建构性的技术?#34180;?#36825;种技术癖表现在?#28909;?#35828;他在台南有一个大的项目,是为少数民族做的一个像文化中心的项目,我是看不出跟少数民族有什么关系,带有一点钢结构眩技色彩的巨大的建筑,很多?#25165;?#22312;天上,那个结构处理得非常巧妙,他很得意他在这方面做出的工作,显然,他是带有技术癖的人。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他除了人道主义之外,其实他对整个建筑业有考?#24688;?#20182;经常把自己说成最后要做上市公司的,就是他的这个东西可以大量建造,因为变成一个大产业之后可以上?#23567;?#25105;觉得他不是开玩笑,因为整个建筑界,我们如果讲建筑设计的话,现在这种像是艺术家一般的,每一个东西都要特殊的创作,有点像fashion design 这样的一种做法,并不是建筑学的基本。建筑学因为大量的建造是带有重复性的,是要大量的人简单可以理解,可以解决普遍问题的,那是建筑学一个更根本的东西。他现在想做的我觉得是朝这个方向在做,这个做是我们现代学院建筑教育不可能做得到的,因为整个学院?#33268;?#30340;话题只是一点点,金字塔塔尖上面的所谓的 design 这些东西,就在那个塔尖上,底下一大块完全为大家忘记,这一块东西我觉得才是建筑学的基本。从谢英俊来说,他的眼光是蛮深远的,看得很远,这永远都是他一定要解决的问题。

     

      ?#27604;唬?#25105;觉得其实他很纠结,他受过专业建筑的教育,又想走这条道路,他有自我的冲突,现阶段我觉得属于他实验的初级阶?#21361;?#20182;在建造和美学之间在反复地挣扎,忍不住想美学一下,想文学一下。他的展览,做得像剧场一般,我就发现谢英俊身上那种文学意味又回来了,很文学的东西又回来了。实际上这些建筑学都需要,如何最后能够把这件事情真正能够做成,显然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来加入,因为现在,至少在我们这个所谓的华人建筑圈里,谢英俊?#36127;?#26159;一个人独撑做这个事情,没有人在做这个事情。它和美国不一样,美国那个建造系统里好像还是保存有很多多样的做法,木结构是可以做的,轻钢结构是可以做的。在我们国家的所谓规范体系里,这些东西其实是不能做的。在这样一个?#21050;?#19979;,谢英俊的这种独立斗士的形象?#27604;?#23601;愈显高大,因为是一个人在干。其实这个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加入,但要下决心改变你的生活,因为这不只是改变你的设计方向,只要你这样做,一定就会改变你的生活,要承担得起改变生活的那份勇气,这是谢英俊的所作所为。

     

    自然地更新——有关“人民的建筑”展览的感言——朱竞翔 Zhu Jingxiang

     

    13824519346093-liuxiaodu-wangshu-zhujingxiang-xieyingjun.jpg

     

      先行者

     

      我视谢英俊先生为同道与先驱。他是建筑师,也是?#33455;空擼?#36824;从事着教育工作。他乐于在乡村工作,把乡村当做一个社区。他致力于发展产品级的技术。他不仅是在设计项目,也在设计“应对”,应对种种外部条件。当我自己在2009 年将轻钢结构应用在川震小学时,他已在这条路上先行一步,走了很长时间,也走得很远。

     

      这条路在中国没有人走过,因而深具挑战性。做一个简单比喻,假如要做一件家具,我们可以去加工?#20037;?#23558;构件组装起来,把它摆放得很漂亮,跟其他家具、装饰寻找优雅的关系。我?#19988;部?#20197;从砍伐树木、选择材料着手,甚?#38142;?#32946;苗、种树开始。我?#19988;部?#20197;着眼后半程,去考虑如何修?#20254;?#24490;环再用。还可以去?#30423;?#23398;徒,传播知识。这一系列?#34903;瑁?#19981;仅仅是产业链的各个?#26041;冢?#20063;是人类能继续发展、积累与传承的必要方面。谢先生的工作不像大多数设计师,仅仅在摆放、搭配上下些功夫,而是去挑战上述的诸多?#26041;凇?/p>

     

      谢先生的工作在统筹整合发展产品,可目的不是用它来加强权力,也不是分割这个世界,而是用产品来服务弱势群体、少数民族和需要重建的地区。

     

      系统选



      谢先生生活在中国台湾,这是一个文化非常多元的地区。这里二战后受美国很多影响,?#35282;?#21017;是日本的势力范围,过去曾经是荷兰的殖民地,汉文化也留下很多的遗产。谢先生的系统表面上看,好像是来源于轻钢材料、厂房建筑与违章实践。而我认为应该有三个来源的影响:一是?#20998;?#30340;半木框架体系,它贡献了小型三角网格以及填充物的结构?#39592;?#20316;用;二是中国穿斗木构,它启发了排架方式施工;三是美国工业化早期的轻木系统——气球系统,它产生了以密度获得强度的材料布局,以及平面布局自由的可能性。现在他所做的是一种混合系统。这一混合系统的原型?#26448;?#24102;来很多变体。结构不变材料变化,?#28909;?#30001;钢到木;结构不变围合变化;材料本身品?#21592;?#21270;,原来是直木,现在是曲的木构。群组联合起来也需要变化。谢先生自己亲自做、助手来做或工匠自主做,也会产生更多的变化。

     

      结构上谢先生用了钢或者木的结构材料。从结构角度来?#29627;?#36731;钢目前在中国是非常?#23460;耍?#26080;论从产?#20426;?#26131;加工性、结构的变化还是安装的便捷性。过去大家只知道砖、木,木有天然的缺陷,不像工业材料那样稳定,而作坊生产的砖虽然规整,但无法像?#24605;?#37027;样易于形成整体性的结构。谢先生把工业材料引入乡村,系统化来设计结构,注重细节构造的安全性,并有着对修理、拆卸、制造与运输中能耗的种种考?#20426;?/p>

     

      围护体的选择非常多,很多时候是利用、?#29287;?#22320;区的既有工艺。从实际效果来看,厚重围护体隔热性能肯定不错,但薄围护处理好不容易。相对于欧美,中国的气候更加波动与复?#21360;?#22312;亚?#21364;?#22320;区房子可以有很多缝隙,气密性无需特别好。但在温带和寒带区域,室内外温差较大,气密性就会很重要。维护系统占据最大的表面积,非常影响外观精?#21462;?#36896;价、工期和可拆卸性,它和结构的互动关系也是相当复杂的问题。这些议题需要谢先生和他的团队进一步标准化,以适应更大范围的应用。

     

      谢先生的房屋形态多是简简单单的盒子,这不是被动、偶然的选择,而是有意识、主动的作为。瑞?#20426;?#24503;国这些建筑水平很高的地区,建筑师常只做些盒子一样的房子,因为方盒子在环?#22330;?#24314;造科技处理方面成熟有利,品质多有保障。谢先生的团队与?#33455;?#26426;构、商业公司有广泛主动的合作,无疑帮助他在社区工作之外优化产品级的工作。

     

     

      自然地更新

     

      评述谢先生的工作时很多人都谈到他的态度,似乎它是先于工作的。我更会赞赏他的工作与发展是一种自然地更新,而不是有针对性或者标靶的抗辩。因为对过去、不好的事物光反对没用,除非你有更智慧、更建设性的想法。谢先生的理想、工作方法与经验的结合无疑为其项?#30475;?#26469;一种全面的可持续性:用户因为盖?#24605;?#24265;性优的房子可以结婚繁衍,不至于?#25104;?#27785;重债务。社区因为良好的规划和协力造屋而有了凝聚力,也因为学习了新的生产技术而有能力服务周边村庄。生态环境受轻结构的扰动大为减小。对于建筑师与建造者而言,新系统也带来更多工作与?#33455;?#30340;机会。这些?#33455;?#19982;项目反之也将轻钢房屋从“可能持续”带向“可以持续”的?#36710;亍?/p>

     

      谢先生的工作自1999 年在台湾开始,2005 年因为“首届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第一次为大陆建筑师?#29616;?#37027;个时候大陆正处于个体松绑、商业涨潮的时期。到现在,我们看到这么多的建筑师为商业服务,或为个人工作,或为城市工作,或在产?#30340;?#20010;?#21050;?#24037;作。在这种背景下,史建先生策展的“人民的建筑”中所呈现的谢先生的历年工作,让大家感受到那么大的对比介于台湾建筑师的工作与大陆建筑师群体及社会现实之间。这个对比不是来自于谢先生,而是由我们几代人自身缺失慢慢积累,结果让建筑负担了太多社会与政?#21351;?#20219;造成的。

     

      大陆建筑师目前所处的时代矛盾重重:经济?#27604;伲?#36291;进式的?#27604;伲?#24037;业向信息时代转型当?#26657;?#25991;化处在重建当?#26657;?#32780;政权?#25345;?#25163;段却非常本能与功利,民众的价值观也亟待启蒙,这些不同步是现实诸多纠结、冲突的源由。谢英俊先生工作的此时呈现,对国内建筑师和年轻一代有着重要启示:从社会理想出发,发展新认识,探索更可持续建筑的可能性,去服务更广大的、有迫?#34892;?#35201;的民众,使建筑自然地更新(一声),而不只是更新(四声),这将使我们的心灵得以平复。

     

      本版?#35745;?#22343;为资料?#35745;?/p>

     

     

    相关产品

    我的收藏夹
    购物车
    已添加到收藏夹!

    优秀的团队正在使用集成汇产品驱动增长

    了解他们的使用情况?

    新疆25选7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