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成房屋行業的最新展會活動、最新資訊

    劉曉都、王澍、朱競翔談人民的建筑師 謝英俊

    資訊詳情:

     發布時間:2014/04/01   出處:互聯網

     

      “為人民服務”本來是大陸社會的專利,卻被來自臺灣的建筑師所實踐。這個具有諷刺意義的事實對生長在大陸的建筑師是一個反思的觸發點,對年輕建筑師無疑是一種精神激勵和教育。謝的實踐所展示出的理想主義價值,與現在的主流商業主義的價值成為一種對照。這種精神與榜樣無疑是有重要意義的。

     

    關于謝英俊的建筑社會實踐——劉曉都 Liu Xiaodu

     

    13824519348391-liuxiaodu-wangshu-zhujingxiang-xieyingjun.jpg

     

      談論和評價謝英俊的實踐并非易事。從2005年“深圳城市建筑雙年展”知道謝英俊,并關注他的鄉村建筑實踐。從臺灣轉移到大陸,從另類獨行到得到主流關注肯定,背后隱含的社會經濟因素已經超出我一個建筑師所能評價的范疇。我僅能以直覺感受式地表達所引發出的幾點體會。

     

      謝英俊實踐表述一個現象

     

      顯然,謝英俊的實踐引發了廣泛的社會關注。這種關注以在一批媒體人和建筑業者共同推進的“公民建筑”媒體獎的評選為主要代表。這個幾乎是為謝英俊量身定做的獎項毫無懸念地名至實歸,反映出謝的獨行和非常規建筑實踐得到知識社會的某種共鳴。說明在中國獨倡經濟多年顯現出的社會發展的不平衡導致的社會文化和道德底線的不斷突破,已經在國民思想上不僅僅存在一種缺失,而是形成混亂和危機的局面。謝英俊的行為恰恰為為這種理想失去的現象提供了一個清晰的標尺。

     

      謝英俊實踐表現一個精神

     

      “為人民服務”本來是大陸社會的專利,卻被來自臺灣的建筑師所實踐。這個具有諷刺意義的事實對生長在大陸的建筑師是一個反思的觸發點,對年輕建筑師無疑是一種精神激勵和教育。謝的實踐所展示出的理想主義價值,與現在的主流商業主義的價值成為一種對照。這種精神與榜樣無疑是有重要意義的。

     

      謝英俊實踐表明一種態度

     

      以城市為主體對象的職業建筑師的職業方式,是以被動和服務為特征的。這往往會消解主動承擔職業的社會責任的意愿,陷入純粹的資本的服務員角色。這便是我們稱之為商業事務所的主要特征。服務不是問題,而為誰服務,如何服務,建筑師的職業道德的標準在哪里,則是應當反思的問題。這里涉及的幾個領域和概念:開放建筑,草根建筑,鄉村建筑,都是在關注人類行為最根本的東西,居所(dwelling)。謝英俊的實踐的確表 現出了對占中國70%的鄉村建設的建筑與生存狀態的關注。同時關注的更深一個層面的東西,如現代主義的建筑技術,可持續的觀念和文化的考量等等。態度決定一切。通過謝英俊的實踐可以引起我們對建筑師角色的反思。

     

      謝英俊實踐成為一種模式

     

      顯然,這是一個另類的模式。既然另類,就不是人人都會去做或能去做的。謝英俊實踐的模式有幾個重要特點,第一就是自建,由建筑師指導由住民進行自建活動。第二是建造非專業化,最大限度減少資本的剝奪。這顯然是對現有開發模式的批判。它不是慈善行為,其中有經濟模式的探索,也有大量建造的可能。

     

      謝英俊實踐作為一種方式

     

      謝采用的方式是特殊的,開始是比較個人的行為,后來有行業的支持。開始主要靠的是志愿者,后面相信會有更多人的參與,住民參與是重要內容。動員群眾,有反精英的態度。

     

      謝英俊,榜樣和同道

     

      我們在珠三角的一批建筑從業者在汶川地震之后成立了“土木再生志愿者聯盟”,進行災后重建工作。目前我們正在進行從災后重建到鄉村建設轉變,開始進入普遍性的鄉村規劃與建設的領域。謝英俊的實踐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范例,我們引為榜樣和同道。我們開始進行一些實驗,比如赤腳建筑師的概念,目標是總結方法,為貧困的偏遠地區編制建造手冊,力圖解決問題。愿意一同努力。祝謝英俊先生繼續取得成就。

     

    建筑活動的另一種狀態——王澍 Wang Shu

     

    13824519343302-liuxiaodu-wangshu-zhujingxiang-xieyingjun.jpg

     

      來這兒前,我剛下飛機,飛了十幾個小時,所以有點發懵,因為我剛在馬德里開了一個會,叫國際建筑教育高峰會議,和AA、ETH、戴爾夫特、哈佛、賓大、伊力諾理工、UCLA 等一堆歐美建筑名校的建筑系主任一起研討。我一到這里來,正好看到謝英俊,很有感觸。因為正在討論國際上建筑教育的方向,討論新的方向,正好看到謝英俊,這就是其中的一個方向。

     

      剛才說到謝英俊的一些精神,說他其實帶有一點早期現代主義的那種理想的精神,那個精神后來很快地就在大規模建筑活動中被異化掉了。最早期的那些現代建筑師,應該說,現代建筑最早期其實就是帶有強烈的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建筑師一半是共產黨、左派,最早的實驗作品都是工人住宅,標準化,快速建造,低造價,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最簡單的材料,在這個主題上去研究,這是當時的一種精神。這個精神很快又被傳統的正統建筑學的東西給消費了,消費完了之后才出來后來這些事情。

     

      我們現在經常回頭去看早期現代的東西,都覺得那種狀態,其實我都很喜歡,這和我們后面談的現代主義根本就是兩回事。謝英俊他身上就有那種狀態。

     

      第二個印象,正好昨天聽了AA 的建筑系主任的一個發言,他對建筑新方向的理解,他認為全球化其實是現代主義最早期時候的特征,就是因為全球化才出現現代主義,全球化并不是一個新的話題,這是一個老的話題。全球化它說什么呢,建筑師的視野變得比以往大得多,基本上是那種飛行員一樣坐在飛機上看世界之后產生的那樣一種愿望,他放了一張黑白照片,柯布參加國際會議,是從一架直升飛機上走下來,格羅皮烏斯也經常這樣,都是在天上飛來飛去的那種建筑師。他們有了那種世界性的視野之后,再做什么事情,才有了現代主義。謝英俊就是一個經常在天上游牧的建筑師。

     

      再談談我剛在西班牙開的那個會。整個會議上大概一半以上都是在放數字設計,軟體設計,像八腳章魚一樣那種造型的。像謝英俊這個方向,包括我所在學校的這個方向,強調動手和現場的方向,在這種氛圍下顯然就只屬于一個小支流。當然還有一批學校是試圖在這兩種傾向當中找點平衡,軟體的也有,建造的也有,兩個東西都有,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狀態。

     

      其實我覺得謝英俊做的工作對我來說感覺最大的,就是我一直在說建筑師真正獨立思想的產生,不只是思想本身的討論,其實很大一個程度是作為今天的專業建筑師工作的方式如何,這個其實是最基本的,比產生什么思想還要基本。比如說在專業建筑學院圈子里,討論來討論去那些狗屁思想,其實差別都不大。像謝英俊,其實他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走出了這個圈子,他后來開了十年營造廠,專門給別人搭違章建筑,還給大街小巷留下了很多違章建筑的作品,后來才開始做一些大建筑的建造。他是花了一個很長的過程改造了自己的身份,這種選擇其實幾乎是一種哲學性的選擇,真正帶有一種自我批判的意識,既然選擇了,徹底檢討自己,敢這樣做。因為我們很多人說是可以這樣說,真正要在一個社會里面生存,當你想到生存的時候,還敢這么做,其實這需要巨大的勇氣,沒有辦法不欽佩,而且他做了,而且一直在做。

     

      我記得我們為了臺灣那個展覽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他正在說鋼材價格漲得很厲害, “8·8”水災的村莊重建項目,怎么算都虧本。后來過了差不多一年,我們準備展覽的時候再見面,他好像已經很有辦法,他能最后把這件事情給搞定,用比所有人都更低的一個價格去競標,低得離譜,把所有的競標者都氣得要死。之后他親自來組織建造,購買材料,能夠把這個做成。其實這對建筑師的教育,從教育角度上來說,也是特別重要的地方,是我們教育里面沒有的。

     

      相似的一點,我是在20 世紀90 年代干了很多今天叫“裝修”的活,有區別的是,我用建筑的方法做,自己取名叫“室內建筑”。我討厭用裝飾材料貼的那一套,不僅設計,還總承包。我的這個經歷,那種壓力,是光畫圖所沒有經受過的,真正面對社會要把這件事情徹底做完。我每天早上和工人一起上班,8 點就站在工地上,一直站到夜里12 點,一站就是3、4 個月。

     

      這些之后我們再來談一點理想。我覺得,他的作品里面,除了因為這種房子的臨時性,不為正常建筑的觀念容易接受,所以比較容易被人道主義的行動接受,導致大家冠名他人道主義的一些光環。其實他的興趣是在建造上,而且這種建造有前提,比如說簡單、快速、便宜的,能夠快速地解決生活問題。我經常去看傳統的東西,記得前兩年看一個美國電影,是講魔門教的那種教區里面,大家造一個谷倉,所有的材料準備好之后,全村人到場,像節日一般,用一天就造好了,那個房子,只用了一天,巨大的一個谷倉,不是一個小建筑,很大,整個的結構非常的清楚,其實這里面就包含了對建筑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種方式。

     

      這兩天在馬德里討論的另一個主題是日本的地震,海嘯之后怎么樣重建,顯然用現代主義,我們現在建筑的這個方式太慢了。我不久前給伊東和妹島提供了一個建議的方案,是關于用簡單材料快速建造半臨時住房的,也想在日本做點什么事情。我的建議是,如果政府的救災建設速度太慢,冬季就要到來,很多住在帳篷和臨時板房的災民無法面對嚴寒,那么是否可以設想一種簡單清晰的建造方式,所有災民,無論男女老幼,都可以參加建造,最多兩周就可以完成一棟相當有質量的房子的建造,而且是很有尊嚴的房子,兩戶共住一棟,分享一處公共交流的空間,有起碼的鄰里關系。這樣一種建筑活動,我覺得是對整個建筑學,對現代建筑學的一個檢討的機會。

     

      再多說一點兒的話,謝英俊其實有個癖好,他有技術癖,這個技術癖不是高科技的技術癖,是帶有簡樸建造里面的建構性的技術癖。這種技術癖表現在比如說他在臺南有一個大的項目,是為少數民族做的一個像文化中心的項目,我是看不出跟少數民族有什么關系,帶有一點鋼結構眩技色彩的巨大的建筑,很多圓盤在天上,那個結構處理得非常巧妙,他很得意他在這方面做出的工作,顯然,他是帶有技術癖的人。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他除了人道主義之外,其實他對整個建筑業有考慮。他經常把自己說成最后要做上市公司的,就是他的這個東西可以大量建造,因為變成一個大產業之后可以上市。我覺得他不是開玩笑,因為整個建筑界,我們如果講建筑設計的話,現在這種像是藝術家一般的,每一個東西都要特殊的創作,有點像fashion design 這樣的一種做法,并不是建筑學的基本。建筑學因為大量的建造是帶有重復性的,是要大量的人簡單可以理解,可以解決普遍問題的,那是建筑學一個更根本的東西。他現在想做的我覺得是朝這個方向在做,這個做是我們現代學院建筑教育不可能做得到的,因為整個學院討論的話題只是一點點,金字塔塔尖上面的所謂的 design 這些東西,就在那個塔尖上,底下一大塊完全為大家忘記,這一塊東西我覺得才是建筑學的基本。從謝英俊來說,他的眼光是蠻深遠的,看得很遠,這永遠都是他一定要解決的問題。

     

      當然,我覺得其實他很糾結,他受過專業建筑的教育,又想走這條道路,他有自我的沖突,現階段我覺得屬于他實驗的初級階段,他在建造和美學之間在反復地掙扎,忍不住想美學一下,想文學一下。他的展覽,做得像劇場一般,我就發現謝英俊身上那種文學意味又回來了,很文學的東西又回來了。實際上這些建筑學都需要,如何最后能夠把這件事情真正能夠做成,顯然需要越來越多的人來加入,因為現在,至少在我們這個所謂的華人建筑圈里,謝英俊幾乎是一個人獨撐做這個事情,沒有人在做這個事情。它和美國不一樣,美國那個建造系統里好像還是保存有很多多樣的做法,木結構是可以做的,輕鋼結構是可以做的。在我們國家的所謂規范體系里,這些東西其實是不能做的。在這樣一個狀態下,謝英俊的這種獨立斗士的形象當然就愈顯高大,因為是一個人在干。其實這個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加入,但要下決心改變你的生活,因為這不只是改變你的設計方向,只要你這樣做,一定就會改變你的生活,要承擔得起改變生活的那份勇氣,這是謝英俊的所作所為。

     

    自然地更新——有關“人民的建筑”展覽的感言——朱競翔 Zhu Jingxiang

     

    13824519346093-liuxiaodu-wangshu-zhujingxiang-xieyingjun.jpg

     

      先行者

     

      我視謝英俊先生為同道與先驅。他是建筑師,也是研究者,還從事著教育工作。他樂于在鄉村工作,把鄉村當做一個社區。他致力于發展產品級的技術。他不僅是在設計項目,也在設計“應對”,應對種種外部條件。當我自己在2009 年將輕鋼結構應用在川震小學時,他已在這條路上先行一步,走了很長時間,也走得很遠。

     

      這條路在中國沒有人走過,因而深具挑戰性。做一個簡單比喻,假如要做一件家具,我們可以去加工榫卯,將構件組裝起來,把它擺放得很漂亮,跟其他家具、裝飾尋找優雅的關系。我們也可以從砍伐樹木、選擇材料著手,甚至從育苗、種樹開始。我們也可以著眼后半程,去考慮如何修繕、循環再用。還可以去訓練學徒,傳播知識。這一系列步驟,不僅僅是產業鏈的各個環節,也是人類能繼續發展、積累與傳承的必要方面。謝先生的工作不像大多數設計師,僅僅在擺放、搭配上下些功夫,而是去挑戰上述的諸多環節。

     

      謝先生的工作在統籌整合發展產品,可目的不是用它來加強權力,也不是分割這個世界,而是用產品來服務弱勢群體、少數民族和需要重建的地區。

     

      系統選



      謝先生生活在中國臺灣,這是一個文化非常多元的地區。這里二戰后受美國很多影響,戰前則是日本的勢力范圍,過去曾經是荷蘭的殖民地,漢文化也留下很多的遺產。謝先生的系統表面上看,好像是來源于輕鋼材料、廠房建筑與違章實踐。而我認為應該有三個來源的影響:一是歐洲的半木框架體系,它貢獻了小型三角網格以及填充物的結構補強作用;二是中國穿斗木構,它啟發了排架方式施工;三是美國工業化早期的輕木系統——氣球系統,它產生了以密度獲得強度的材料布局,以及平面布局自由的可能性。現在他所做的是一種混合系統。這一混合系統的原型也能帶來很多變體。結構不變材料變化,比如由鋼到木;結構不變圍合變化;材料本身品性變化,原來是直木,現在是曲的木構。群組聯合起來也需要變化。謝先生自己親自做、助手來做或工匠自主做,也會產生更多的變化。

     

      結構上謝先生用了鋼或者木的結構材料。從結構角度來講,輕鋼目前在中國是非常適宜,無論從產量、易加工性、結構的變化還是安裝的便捷性。過去大家只知道磚、木,木有天然的缺陷,不像工業材料那樣穩定,而作坊生產的磚雖然規整,但無法像桿件那樣易于形成整體性的結構。謝先生把工業材料引入鄉村,系統化來設計結構,注重細節構造的安全性,并有著對修理、拆卸、制造與運輸中能耗的種種考量。

     

      圍護體的選擇非常多,很多時候是利用、改良地區的既有工藝。從實際效果來看,厚重圍護體隔熱性能肯定不錯,但薄圍護處理好不容易。相對于歐美,中國的氣候更加波動與復雜。在亞熱帶地區房子可以有很多縫隙,氣密性無需特別好。但在溫帶和寒帶區域,室內外溫差較大,氣密性就會很重要。維護系統占據最大的表面積,非常影響外觀精度、造價、工期和可拆卸性,它和結構的互動關系也是相當復雜的問題。這些議題需要謝先生和他的團隊進一步標準化,以適應更大范圍的應用。

     

      謝先生的房屋形態多是簡簡單單的盒子,這不是被動、偶然的選擇,而是有意識、主動的作為。瑞士、德國這些建筑水平很高的地區,建筑師常只做些盒子一樣的房子,因為方盒子在環境、建造科技處理方面成熟有利,品質多有保障。謝先生的團隊與研究機構、商業公司有廣泛主動的合作,無疑幫助他在社區工作之外優化產品級的工作。

     

     

      自然地更新

     

      評述謝先生的工作時很多人都談到他的態度,似乎它是先于工作的。我更會贊賞他的工作與發展是一種自然地更新,而不是有針對性或者標靶的抗辯。因為對過去、不好的事物光反對沒用,除非你有更智慧、更建設性的想法。謝先生的理想、工作方法與經驗的結合無疑為其項目帶來一種全面的可持續性:用戶因為蓋了價廉性優的房子可以結婚繁衍,不至于背上沉重債務。社區因為良好的規劃和協力造屋而有了凝聚力,也因為學習了新的生產技術而有能力服務周邊村莊。生態環境受輕結構的擾動大為減小。對于建筑師與建造者而言,新系統也帶來更多工作與研究的機會。這些研究與項目反之也將輕鋼房屋從“可能持續”帶向“可以持續”的境地。

     

      謝先生的工作自1999 年在臺灣開始,2005 年因為“首屆深圳城市建筑雙年展”第一次為大陸建筑師認知。那個時候大陸正處于個體松綁、商業漲潮的時期。到現在,我們看到這么多的建筑師為商業服務,或為個人工作,或為城市工作,或在產業某個鏈條工作。在這種背景下,史建先生策展的“人民的建筑”中所呈現的謝先生的歷年工作,讓大家感受到那么大的對比介于臺灣建筑師的工作與大陸建筑師群體及社會現實之間。這個對比不是來自于謝先生,而是由我們幾代人自身缺失慢慢積累,結果讓建筑負擔了太多社會與政治責任造成的。

     

      大陸建筑師目前所處的時代矛盾重重:經濟繁榮,躍進式的繁榮,工業向信息時代轉型當中,文化處在重建當中,而政權統治手段卻非常本能與功利,民眾的價值觀也亟待啟蒙,這些不同步是現實諸多糾結、沖突的源由。謝英俊先生工作的此時呈現,對國內建筑師和年輕一代有著重要啟示:從社會理想出發,發展新認識,探索更可持續建筑的可能性,去服務更廣大的、有迫切需要的民眾,使建筑自然地更新(一聲),而不只是更新(四聲),這將使我們的心靈得以平復。

     

      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片

     

     

    相關產品

    我的收藏夾
    購物車
    已添加到收藏夾!

    優秀的團隊正在使用集成匯產品驅動增長

    了解他們的使用情況?

    新疆25选7历史记录